六合资料

人民币闯关人民币闯关:破7击穿了谁的底线?
发布时间:2019-08-10

  轻身一跃,人民币越过了纠结四年之久的心理关口;亦挣脱了7的束缚。8月5日,离岸(CNH)、在岸人民币(CNY)对美元汇率双双破7。这一时点的历史坐标是:美联储十年首次降息+关税加征+金融大开放。中国央行解释:受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及对中国加征关税预期等影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有所贬值,突破了7元,但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继续保持稳定和强势,这是市场供求和国际汇市波动的反映。

  破就破了,石可破,而不可夺坚。似乎目前看有惊无险,国内外资本市场正在逐步消化人民币破7冲击波。

  8月8日,人民币中间价报7.0039,低开43个基点;午盘,CNY、CNH分别报7.0448、7.0722;次日中间价、CNY与CNH分别为:7.0136、7.0524、7.0795;出现“三七”同频现象,价差相对较小。如果按照此前的理解,似乎会有失偏颇,某些观点曾认为,人民币一旦破7,跌破心理底线,跌幅恐会失控。

  其实不然。“市场预期基本稳定。”武汉大学经济学博导、国家外管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管涛说,其逻辑是:从境内外汇率差价看,境外CNH相对境内CNY持续偏弱,但差价并未持续走扩。8月5日,境内外差价由上一交易日的347个基点跳升至633个基点,6日缩至216个基点,7日为413个基点。从1年期无本金交割的人民币远期交易(NDF)看,其隐含的人民币汇率贬值预期各日分别为2.4%、1.8%和1.3%,逐渐趋于收敛。

  尽管中国央行在破7当日的表述中不乏政策自信,“无论是从中国经济的基本面看,香港正版挂牌还是从市场供求平衡看,当前的人民币汇率都处于合适水平。虽然近期受到外部不确定性因素影响,人民币汇率有所波动,但我对人民币继续作为强势货币充满信心。”央行行长易纲表示。但市场还是从央行一天两次的“喊话”中,看出些许潜在“异动”。

  而市场情绪趋缓的同时,避险资产还在飙涨。黄金价格创下多年新高。中国央行连续第8个月增持黄金储备,达6226万盎司,环比增32万盎司。中国之外,今年以来诸多新兴市场国家亦在大幅增持黄金资产。据世界黄金协会报告,截至今年上半年,各国央行购金总量达374.1吨,创全球官方黄金储备同期最大净增幅。疯狂的黄金背后,各种博弈力量交织于一体,全球金融市场充满不确定性。

  谁也没想到“7”也是美国人的心结;顺势而贬的CNY会刺激其做出反常之举;其反应甚至超出金融市场。

  但美国是另一套逻辑。根据美方声明:最近几天,中国采取了具体措施使人民币贬值,即在过去中国一直在积极使用这些工具(外汇储备干预市场),但现在却维持大量的外汇储备。这些行动的背景和中国市场稳定原则的不可信性证实了中国货币贬值的目的是在国际贸易中获得不公平的竞争优势。按照美国的逻辑,人民币只能升值,不能贬值,似乎阻止人民币贬值就不算汇率操纵,而这明显有悖汇率市场化原则。

  中国之外,美国就此也有不同的声音。“美国财政部长斯蒂芬姆努钦(StevenMnuchin)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明显是顺应其老板的政策,不仅损害了自己的信誉,更损害了美国财政部的公信力。”美东时间,8月6日,美国前财政部长、哈佛大学前校长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Summers)撰文称。

  其实,以市场供求为基础,追求灵活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一直是中国汇率市场化改革之大方向。

  但长期以来,我们似乎患上了汇率浮动恐惧症,余永定觉得,在世界上中国是最不应该害怕汇率浮动的国家。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分类,中国目前汇率制度是“软钉住”类中的“类爬行钉住”。现在,几乎所有OECD国家和重要发展中经济体实行的都是浮动或自由浮动汇率制度。但中国的经济基本面并不支持人民币大幅贬值。

  回眸40年来人民币汇率历经的几轮重大改革,诸如:1979年至1984年:从单一到双重再到单一汇率的变迁;1985年至1993年:人民币对外币官方牌价与外汇调剂价格并存,向双汇率回归;1994年:汇率并轨改革;2005年: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单一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机制;2015年8月11日:央行对人民币中间价报价机制进行改革。

  也因此,推动“浮动汇率制度”的改革几成重中之重。如此背景下,加之,美联储降息、近期美元指数走强、单边贸易保护主义等因素的合力作用,中国央行未在人民币临7之际“出手”;人民币得以破7闯关。其在当下的历史作用,可能不逊于汇率改革这意味着决策层决心让人民币加大汇率弹性,趋于市场化。

  不过,如果细究这一次的人民币破七闯关,经济基本面之外,不难发现直接原因在于中美贸易摩擦升级。这从过去一年的相关表现中可以看出一二。

  以汇率为例,囿于推进金融开放、财政压力等现实硬约束,人民币很难只升不贬。就此,央行的直接工具就是动用外储稳汇率;这可能是美国想看到的削弱我们的核心竞争力。而金融全球化背景下,充足的外储不啻为一种信心指标。我们有过前车之鉴,2014月6月外储峰值高达3.9亿美元;过去几年,我们动用了9000亿美元维稳汇率,但这显然不是长久之计。